娱乐

enSSL是应用广泛的SSL服务软件2019iyiou

2019-05-14 19:17:4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现有的法律措施大多是进行事后约束,这并非简单立法即可解决的问题。如果出现诉讼,一般会形成集体诉讼,但在管辖权和赔偿程度上还有许多难题需要解决。打开任意一个https://开头的站,就意味着你打开了一个使用了SSL安全协议的站。 这一协议被用于提高应用程序之间的数据安全系数,加密数据以隐蔽被传送的数据。而作为该协议的一种实现形式,OpenSSL是应用广泛的SSL服务软件。

简单地说,OpenSSL为你在站上输入的各种账号密码加了一把虚拟的锁。这把锁如今被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站使用。

而就在4月9日,OpenSSL爆出了本年度严重的安全漏洞。利用该漏洞,黑客坐在自己家里的电脑前,就可以实时获取到所有https://开头址的用户登录账号密码,包括银、电子邮件等信息。

因影响巨大,该漏洞被曝光者命名为heartbleed,意为心脏出血。

4月10日,国家互联应急中心发布通报,称由于OpenSSL应用极为广泛,包括政府、高校站以及金融证券、电子商务、上支付、即时聊天、办公系统、邮件系统等诸多服务提供商均受到漏洞影响,直接危及互联用户财产和个人信息安全。

年度严重安全漏洞

OpenSSL的历史可以追溯到Eric Young所打造的SSLeay。虽然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Matthew Green曾经将其讥讽为一个教你自学大数除法的项目,但在此之前,加密算法曾经由美国政府牢牢控制。

多年的积累加上熟悉的特性使OpenSSL顺利走向普及,而我们如今才刚刚接触到其中不为人知的深层漏洞。

据国家互联应急中心通报,OpenSSL是一款开放源码的SSL服务软件,用来实现络通信的加密和认证。该软件囊括了主要的密码算法、常用的密钥和证书封装管理功能以及SSL协议,并提供了丰富的应用程序供测试或其他目的使用。

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(CNVD)分析,受到该漏洞影响的产品包括:OpenSSL 1.0..0.1f版本,其余版本暂不受影响。综合各方测试结果,国内外一些大型互联企业的相关VPN、邮件服务、即时聊天、络支付、电子商务、权限认证等服务器受到漏洞影响,此外一些政府和高校站服务器也受到影响。

CNVD成员单位奇虎360安全专家石晓虹博士表示,OpenSSL此漏洞堪称络核弹,因为有很多隐私信息都存储在站服务器的内存中,无论用户电脑多么安全,只要站使用了存在漏洞的OpenSSL版本,用户登录该站时就可能被黑客实时监控到登录账号和密码。

在CNVD的综合评级中,这一漏洞被评为高危。

一些统计数据也可以显示这一漏洞可能造成的巨大影响。奇虎360对国内120万家经过授权的站扫描,发现其中有11440个站主机受该漏洞影响。4月7日、4月8日期间,共计约2亿民访问了存在OpenSSL漏洞的站。

而由于OpenSSL是Apache和NGINXWeb两大服务器的默认SSL / TLS证书,专家估计,全球多达三分之二的安全站很容易通过这一漏洞受到攻击。

事实上,攻击的苗头已经出现。国家互联应急中心通报称,目前互联上已经出现了针对该漏洞的攻击利用代码,预计在近期针对该漏洞的攻击将呈现激增趋势,对站服务提供商以及用户造成的危害将会进一步扩大。

与此同时,OpenSSL在今年4月7日推出了OpenSSL 1.01g,修复了这个漏洞。目前,国内大量站正在紧急通过更新软件来修复漏洞。

然而,此时距该款缺陷软件推出的2012年3月12日已两年有余,是否有账号信息被窃取尚无法评估。

谁该对信息泄露担责

如果用户登录了一个使用了该缺陷协议的站,导致信息被盗并产生损失,谁应该对损失负责?这是接下来我们可能要面临的问题。

互联法律专家、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,该事件涉及的法律包括两个方面:一是窃取信息者,即黑客的法律;二是存在漏洞服务器因漏洞造成用户损失的。前者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明文规定,后者则较为复杂。

据资料显示,该漏洞早在两年前就曾显现,黑客可以非法获取存在漏洞服务器高达64K数据,这些数据已经足够获取个人包括财产数据在内的敏感信息。朱巍向《法制》分析。

他介绍,在络交易中,交易站有义务保护用户信息安全,这是源自用户协议的约定和交易诚信组成部分。一旦导致用户受损,站应承担包括违约、侵权在内的民事法律。

不过,站也可能有抗辩理由,主要有三种,分别为免责条款的抗辩、不可抗力的抗辩和已尽到提示义务的抗辩。朱巍说。

对此,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,关于不可抗力这一条抗辩理由争议。

这个漏洞被发现以前造成的损失,站是否要负责?这个问题可能还需要讨论。因为这不是站自己的漏洞,只是站采用了这种国内外通用的协议标准,而这种协议标准本身就存在漏洞,这对于站来说是无法预料的。这到底算不算不可抗力,我现在也不能确定。赵占领对《法制》表示。

朱巍则认为,在此次事件中,不可抗力的抗辩并不成立。病毒、漏洞或黑客攻击在络世界中广泛存在,其破坏和出现频率也无法预计,一般理论认为,在一定程度上,站可以依据不可抗力进行免责。不过,在本事件中,SSL漏洞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,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,站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,因此不能以不可抗力免责。

而对于在漏洞被发现之后仍给用户造成的损失,则没有太多争议。赵占领认为,如果站在漏洞发现之后没有及时采取措施,导致用户损失进一步扩大,站毫无疑问地要承担赔偿。

若发生损失如何维权

即便发生损失后用户存在维权空间,但被问及是否有成功案例时,多名接受《法制》采访的专家均没有给出肯定答案。

实践中我听说的起诉案例只有一个,现在还没有判:浙江一个酒店开发的酒店Wi-Fi管理、认证系统,因存在漏洞而导致用户信息泄露,被起诉至法院,前不久刚立案,结果现在还没出来。赵占领介绍。

而大多数案件都未能走到起诉这一步。

赵占领分析,主要原因在于取证太困难,一般用户根本没办法证明信息是通过哪个渠道泄露的,因为一般用户的这些信息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的,所以很难证明。的办法就是等公安机关立案,查到犯罪嫌疑人,查清到底是哪个渠道泄露的。

他介绍,一旦查清,如果是站自身或者内部员工泄露,刑法修正案(七)有规定非法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。之前,电信公司和支付宝公司泄露用户信息的案例就是属于这种。而如果是站被动泄露的,情况则如上文所述,更加复杂。

赵占领认为,现有的法律措施大多是进行事后约束,这并非简单立法即可解决的问题。

像目前的《电信和互联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》、侵权法等都有相关的规定,但并不能解决民事赔偿中的取证难题,因此也很少有受害者提起诉讼。赵占领认为,这种困境归根于我国的电子证据认定有很大的缺陷。

对于OpenSSL漏洞事件,朱巍提出,如果出现诉讼,一般会形成集体诉讼,但在管辖权和赔偿程度上还有许多难题需要解决。

2009年香港零售Pre-B轮企业
DRG
2011年上海教育综合E轮企业
分享到: